谭五

遮天蔽日 04

终于有脸上线了orz 虽然还是木有写到肉渣……下章大概会有回忆杀的肉渣?

 @四喜丸子 拖了这么久简直对不起!!!

PS:大家看这个之前千万要记得这篇是盆黑狗血!!架空!!

===

明楼撇过头,从侍应生手里又拿过一杯酒,转回头时已经整理好了情绪,露出彬彬有礼的笑容。

“小野长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多包涵。”

小野笑起来,和上次见面相比,这次的气氛轻松了不少。他走近了一步,稍微歪些头,带着那样的笑容回答:“明先生太见外了,叫我小野就好。”

明楼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后腰撞上身后的窗台,他愣了一下才稳住步子,扶了下眼睛才开口回答:“……即便小野先生这么说……”

他话没说完,就听见一声清亮的“师哥”。

汪曼春笑意盈盈地走过来,站到了明楼和小野三郎之间,亲昵地说:“师哥,你怎么在这儿,我叔叔正找你呢!”

汪曼春分明在说谎,但这样好的台阶,明楼没理由不领这个情。

他嘴角一弯,向小野三郎欠身:“小野先生失陪。”

 

一离开小野的视线范围,汪曼春嘴角的笑容就消失了,他皱起眉,冷冰冰地提醒:“师哥,你可别被他那张脸骗了。他可不是明台,他在北平干的事情随便捡上一件都够人心惊胆战的……”

明楼挑了挑眉,他应付这位小师弟可比小野三郎要得心应手得多。明楼从侍应生手里接过杯酒,递出的时候拍了拍汪曼春的手背,刻意压低了声音柔声道:“我知道了,曼春,我真不知道要怎么谢谢你。”

汪曼春心神一荡,表情不自觉地柔和下来,语调也放轻了:“师哥,我刚才……”

明楼的手指竖在唇前,笑着打断了他:“点到为止。”

这情形让汪曼春想起了中学时候的日子,心里不禁又柔软了几分。

他望着明楼,眼神有些发直,已经五年过去了,他足有五年没有这么近地看过明楼。离得远远的,他还可以骗自己,但到了这个时候……

汪曼春一时情难自禁,他随手将酒杯放在一边的小几上,拉住了明楼的手。他们正站在宴会一处不怎么引人注意的角落,明楼装作不经意地四处扫了一眼,看四下无人注意他们,就没有干脆地推开他。

汪曼春的手冰凉,明楼的手则微微发热,让他一时贪恋不已。

五年前明楼还要比他高一些,但现在他们已经几乎同样高,从这个角度看明楼,他比五年前成熟稳重了许多,却依然英俊得让人着迷。汪曼春记得他从十三四岁起,这样注视明楼的时候就想亲亲他的眼睛鼻子,他也这么做了,明楼只是刮刮他鼻子不当回事。

“师哥……”他低低地叫了一声,仿佛又许多话要说,却都说不出来。

这不是合适的场合,汪曼春心里还隐约记得这一点。

明楼淡淡一笑:“曼春,你要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欢迎你来我家找我。”

言毕,他不动声色地挣脱了汪曼春的手,将酒杯换了个手拿着,抿了一口。

 

小野三郎在远处看完了这场好戏。

他对汪曼春和明楼之间的过往有所耳闻,就和他听到的一样,汪曼春和明楼之间,更多是汪曼春的一厢情愿。

沉浸在妄想中的汪曼春看不出来,他却能看出明楼对待他的温情之虚假和精明。

相比之下,明楼对待小野自己的态度就变得更加难得。他想着明楼出色的履历,以及于曼丽偶尔提起明楼的词语,自得地拉了拉西装的衣领。

    

宴会结束时,明楼婉拒了汪家叔侄二人的邀约,独自一人在宴会场里多待了一会儿。酒店的侍应走了进来,明楼才从窗边转回身,接过侍应递来的钥匙。

他太过疲惫,也不怎么想回去那个空荡荡的明公馆,另外他也约了人,不在明公馆见面更加方便一些。

 

明楼开门后,发现套房里小野三郎惬意地坐在沙发里,面前还摆着瓶红酒,和两个空杯子。他皱了皱眉,还是回身关好了门。

小野倒好了两杯酒,好整以暇地看着明楼走了过来。

“是那个侍应生。”

“是。”小野点了点头,递过一杯给明楼。

明楼推拒了。他放好了大衣,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在小野面前坐了下来。

“小野先生有什么想和我谈的,不妨直说好了。”

“难道不是明先生有事想和我谈?”

明楼再次皱起眉,他的脑袋隐隐作痛,偏偏在这个时候犯了头痛病。这次的谈话早晚都要进行,明台和小野的样貌相像根本无法隐瞒,小野有许多疑问,他也有。这个时机虽然不算理想,但也算恰好。

“是,我是有事想问小野先生。”明楼压低了声音,让自己听起来足够诚恳,“你……”他斟酌了词句,“你知道舍弟明台吗?”

小野三郎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从桌上推过去:“你是说他?”

这是一张双人相片,照片里明台西装革履,模样英俊极了,明楼一眼看到就觉得胸口一疼。照片里另一个人是个女孩,精致可爱的相貌,侧着身看向镜头,一身新娘婚纱。这照片一看就不是明台离家前照的,他的样貌看起来成熟了一些,脱了学生气,明楼从没见过这时候的明台模样,他听过王天风告诉他明台去读了一所军校,一切都好,他不怎么相信,不过从这张照片看来,他确实一切都好。

“这是……于曼丽于小姐给我的照片,拍摄时间是两年前。”小野看着明楼的神情,补充道。

明楼抬起头看他,眼睛发红。

“她告诉我这张照片拍摄之后一个星期,明台就死了,”小野顿了一句,特意等着明楼的反应,才接着说,“至少,是他们认为死了。”

“因为是场爆炸,没人见过他的尸体……”明楼突然插话,他隐约猜到了小野想说的话,几乎有些难以置信。

“是。”小野三郎点了点头,他话锋一转,问道:“明先生,明台当时是为什么离开明家的,你知道吗?”

明楼紧闭着嘴唇,没有回答。

小野三郎的身体前倾,语调突然变了:“大哥,我当年为什么离家,你知道吗?”


评论(21)
热度(78)
©谭五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