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五

遮天蔽日 03

汪曼春让司机开车去了明公馆。

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看见明公馆的大门前,他就拽着汽车玻璃前的帘子,发痴地望着别墅一楼的某个窗口。他少年时候不知道有多少次站在那里望着同一个窗口等明楼出来和他见上一面,以至于他现在想起来,几乎觉得可笑。

汪曼春最后一次来这儿,是五年前,那时候他还不满十八岁,痴心地跪在门外求明镜成全他们。

他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嘲笑,唯一在乎的就只有后来他师哥在雨里朝他慢慢走来的身影。就差那么一点,汪曼春想着,明楼撑着伞,就快要走到他面前,他却晕了过去,除了意识消失前一刻明楼的那声“曼春”,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他醒过来已经回了汪家,汪芙蕖告诉他,明楼已经离沪去了北美,他求叔父让他追过去的时候汪芙蕖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你还嫌他说得不够明白吗?你们要是两情相悦,你这副样子也算是情种,可他对你根本……”

“我不信!”汪曼春一声厉喝,“师哥他是因为明镜那个老女人才会这么说!”

汪芙蕖气得抬起手还要再打他,汪曼春梗着脖子,毫无畏惧,他突然就停了手,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之后汪芙蕖对他说的话,在汪曼春的回忆中似真似幻,那份狠绝和言辞的内容,他后来回想时,总是无法相信汪芙蕖会对他说那样的话——

“想要得到他,你就断了他所有的路,让他除了你一无所有!”

就是为了这句话,他才会答应南云造子的邀请进入76号,也是这句话,撑着他一直走到今天。

汪曼春一咬牙,命令司机:“倒车!回汪公馆!”

汪曼春的车刚一离开,另一辆汽车的车门就被推开,拐杖先下了车,随后才是梁仲春,他挑起嘴角冷笑一声,走到明公馆门前用拐杖按响了门铃。

 

百乐门的舞池里,五光十色,异常香艳。

今晚最吸引眼球的是于曼丽小姐,她是上海滩出了名的交际花,背后又有青帮的支持,想扫她面子的,都要先掂量下自己的斤两。

她摆着腰,满面笑容朝小野三郎走了过来,坐上小野右侧的高脚椅,也不说话,只是侧着头点了根烟,在嘴里抽了一口,淡淡地叹了口气。

小野三郎勾了嘴角:“于小姐为什么叹气?”

于曼丽将手里的香烟在水晶烟缸里一弹,方才说:“我坐在这儿,小野长官却不肯请我喝一杯酒,还要问我为什么叹气?”

小野三郎敲了敲桌子,叫来酒保,给她倒了杯酒。

“于小姐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于曼丽捻灭烟头,反问他:“你猜,我找你是有什么事?”

小野三郎突然伸手,去搂于曼丽的细腰,在于曼丽反应不及之前,就抽出她裹在貂皮披肩里的手枪,放在桌上。

于曼丽毫不惊慌,她拍了拍手,称赞一句:“小野长官好身手!”

小野三郎一笑,年轻英俊的脸突然让于曼丽有些恍惚,来之前她就已经见过小野三郎的资料、照片,她受王天风的指令来试探这个小野三郎,但她没想到他竟然那么像明台,尤其是他的笑,里面的七分得意三分狂妄,简直和他一模一样。

于曼丽几乎就要相信他是明台了。

“于小姐,你跟明台是老相识吧,我想请你帮个忙。”他挥了挥手,舞池里的几个人掏出枪对准了她,也有几个制住了他们周围想要拔枪的青帮帮众,“你要知道,王天风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王天风能抢走的,我也都能抢走,现在,你愿意帮我了吗?”

 

上海某酒店。

汪芙蕖作为新政府经济司的要人,受周佛海所托为明楼设了一个欢迎宴会,虽然汪明两家诸多龃龉,但明楼对他仍表现得十分恭敬,做足了尊师重道的派头。就连见到汪曼春,也能恰到好处地露出一点怀念和爱怜出来,他眼见着汪曼春被明楼几句话哄得什么都抛到了脑后。

这让他有些恼火,他原想若是汪曼春争气,说不定能拿下明楼,也算不枉费他费尽心思除掉明家人,现在看来,就算他们真有些什么,恐怕也是明楼拿下他们汪家的这根独苗,一想到他为汪曼春攒下的家业将来都会被拱手让出讨明楼的欢心,汪芙蕖就忍不住走过去,打断他们的谈话。

明楼扶了扶眼镜,顺着汪芙蕖的意思站起身,和别人聊了起来。

和这样的经济界人士聊天,对于明楼来说只是浪费时间,他不时回头打量正盯着他看的汪曼春,适时地露出一个笑容,他听说小野三郎把调查他的事情交给了汪曼春,接近汪曼春就能知道小野三郎究竟想要了解什么。

小野三郎的脸再次浮现在他眼前,明楼闭了闭眼睛,喝完了整杯红酒。

他酒量并不算好,一杯红酒下肚,已经有了些许醉意。

“小野长官!”

他听见有人这么说,顺着汪芙蕖的视线回头,明楼看见穿着一身西装的小野三郎,他的领带,胸口的方巾,衣服的样式都是明台习惯的类型,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是,现在朝着他走过来,简直让他错觉明台从来没有离开过,他只是经历了五年的时间,长大成人了。


评论(41)
热度(85)
©谭五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