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五

遮天蔽日 02

明楼惊疑不定。

小野三郎注意到他的表情,笑了。

明楼几乎有些站不住,这个自称小野的日本人笑起来的样子和明台太像了,他很难相信一切只是巧合。他想起五年前最后一次见到的明台,他才十七岁,身量已经快要和他一样高,笑起来的样子透着一股孩子气的赤诚。就是那个笑容一直让他错觉明台只是个孩子。他总是在大姐面前撒娇耍赖,哄得她恨不得把世间一切都送到明小少爷面前供他挑选,明楼从明台偶尔沉静的眼神里也能看出超越年龄的成熟,就好像他的天真是刻意的,为了哄大姐开心,让她相信明台永远都是那个搂着她手臂不放依恋信赖他的稚童。

他一直提醒明诚可别小看了这个猖狂的小少爷,他比他们想象得聪明得多,结果明楼自己却忘了,明台有多么机敏 ,又有多么决绝。

“……明先生?”

明楼猛地回神,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过了。

王天风跨了一步走上前,对小野三郎伸出手:“你好,我是王天风。我看小野先生刚才的提议就不必了吧……”

明楼站直了身体,扶了扶眼镜,迅速调整情绪。

“王先生说得对。”

小野和王天风握了手,好奇地在两人之间打量了一眼,说:“今天我来,是受帝国驻上海新政府的委托,邀请明先生就任新政府财政部的顾问。”

明楼将目光稍许偏过一些,不去直视小野三郎的眼睛,回答道:“我会考虑的,如果只有这一件事,还请……”他斟酌了用词,方才说,“请小野长官先回去,明公馆还有一场丧事要操办。”

小野三郎似乎没有为难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就示意手下一起离开。

明楼摆出送客的手势,极力控制下才没有追着他的背影看去。然而小野三郎一出大门,明楼就站在窗前,注视对方离去的背影。

“他不是明台。”王天风冷冷地说。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

“明台死了,我的手下亲眼所见。”

“我没有。”明楼提高了声音,“我根本没见过他的……”他说不下去了。

王天风突然出手,一把掐住明楼的脖子,将他朝书桌上撞去,明楼一只手抓住王天风的手臂,另一只手里的刀片已经贴上了王天风的脖子。

“你给我好好清醒清醒!”王天风根本不在意脖子被刀刃割出的口子,“我认识的毒蛇不会被一张脸控制!”

明楼狠狠地闭了闭眼,睁开的时候手里的刀刃已经收回了袖口,王天风也松开了手。

“……我明白了。我不会让他的脸影响我,”明楼深吸了口气,“王天风,”王天风一愣,明楼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叫他了,“我们来打个赌吧,就像当年一样,如果我赢了,你要听我的,如果我输了,就任你处置。”

“好啊,”王天风笑了,“赌什么?”

“赌……赌那个小野三郎就是明台。”

明楼将目光再次投向窗外,身着军装的日本军官早就消失在人群里。

第二天上午,整个上海滩的所有报纸头条都是明楼就任新政府财政部高官的消息。

小野三郎本人也有些意外,他放下报纸,向后一靠,看着面前站着的二人,开口问:“我长得真的那么像他吗?”

“谁?”76号行动处处长梁仲春不解地问。

汪曼春倨傲地斜了他一眼,随后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恭敬地递上:“很像。”

照片上的年轻人确实和小野三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除了右眼上的那道伤疤,小野下意识地摸了一下。他的目光很快转向了照片上的另外二人,一个是他昨天见过的明楼,另外一个是位年长些的女性,穿着一件紫色的天鹅绒旗袍,显得气质高雅。

“我要一份明楼的资料,越详细越好,你派人尽快弄来。”

小野扫了汪曼春一眼,注意到他眸中一闪而过的厌恶。

“汪处长,我知道你和明楼之间的关系,我要的是他‘所有’的资料,别漏掉你自己那份。”

走出新政府大楼,就有几个76号的人迎了上来,汪曼春没好气地吼了一句“滚”就丢下梁仲春和一干人独自坐上了汽车。

几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是哪里惹到了这位汪公子,只有梁仲春愣了一下,然后像是明白什么似地有些嘲弄地笑了两声。

_(:з」∠)_对了,还有一如既往的汪处性转……

评论(26)
热度(88)
©谭五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