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五

接力文第三棒

第三位受害者对不起!!!

要怪就怪樱太宣太吧!!!!!!!!!!!

——————————————


“你杀不死我。”黑人抬起头,直直抵着唐门的千机弩。

“因为,你根本不是童话!”

 

这句话一出口,似乎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眼前那张鲜活的脸孔突然变得暗淡僵硬,千机弩还在眼前,黑人却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

握住千机弩的那只手腕上缠着一圈细细的、编缀着铜币的红绳,黑人还记得,他们在竹林中的那间小房子里头靠着头躺在一起,他从头发上解下这根红绳,亲手绑到这只手腕上,他也记得,名剑大会夺魁的那天夜里,他们都喝醉了酒,他偷亲童话时对方送上来的温软甜蜜的嘴唇……这些记忆混杂在一起,每一个都无比清晰,混淆着满地的鲜血、惨白的皮肤和腐臭的气味。

“童话……”黑人伸出手,红绳上的结扣是他自己系的,那本来应该是除了剪断无法解开的死扣,可是此刻他只是触碰到,就化为朽坏的灰烬。

他明知道眼前人不是童话,一切都是假的,相遇也是、回忆也是、好的坏的都是,却还是舍不得他消失。

 

但一切从来都不是他想就能阻止。

这是黑人早就明白的事情。

只是转瞬间,密林、草地、呼吸过笑过呵斥过他的人都变成了灰白的布景。发现雨豪手心攥紧的血书那一刻他曾以为是心痛之极,此刻却忍不住笑自己太天真。

从胸口炸裂开的剧痛让他闷哼出声——

 

“老黑!”温热的手掌拍打着他的脸颊,“快醒醒!你鬼叫什么呢你!”

黑人倒抽口气猛地睁开眼睛,四周漆黑一片,身边人不怎么体贴地继续推搡着他。

“又做噩梦啦?”那个声音抱怨着打开了灯,“这个月你都做几次噩梦了,跟你说让你早睡早起早睡早起,你踏马地怎么就是不听劝,下次你再吵醒我我再也不叫你了就让你……”

虽然能听出一些睡眠被扰的疲倦,但这声音还是和以往一样活力十足,这语调安抚了黑人,他拉住吵吵嚷嚷的童话,不讲道理地亲了上去,阻断了对方即将出口的威胁。童话瞪大了眼,但很快便乖顺地靠了过来,手掌也在他背后轻轻抚摸着,似乎想要安抚他的噩梦。

黑人在亲吻里轻轻笑出了声,这是他知道的那个童话,那些埋藏起来的温柔和细心,只有他一个人看到刚刚好,他留恋地吮吸童话的下唇,噩梦里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了,他不记得那个噩梦的内容也不重要,只有眼前的一切是最重要的。

他顺势把童话按在床上,甚至还禁锢了他想要挣扎推开他的手。

“我好饿啊,话话。”

压低的嗓音让童话的心头涌起了奇妙的战栗感,酥酥麻麻的,连他推着黑人的手劲都变轻了。

“饿、饿就吃饭!”

“我不想吃饭,我想吃——”

 

那只最终揽上黑人后颈的手上缠着一圈细细地、编缀着铜币的红绳。

 

“第32号梦境失败。”

忆旧年看着花舞剑关掉了影像画面,这是来自黑人梦境画面的投射,或者准确地说,这是两个梦境间的准备画面。为了安抚黑人的情绪,醉雨话禅的五个人曾经用最先进的造梦技术为他编织过32个梦。那些梦境每一个都比这个简单的场景真实复杂,但是每一个都会被他识出破绽。他们只能看着黑人一次次脱离梦境,一次次重复失去一切的痛苦,然后寄希望于下一个梦境能够持续得更久一些。

可能是因为谁都无法面对,那个清醒的、失去了童话的黑人。

忆旧年想起那个场景,那个简陋的无法称其为梦境的场景,他、雨豪、破戒、慕堇、小花,他们几个都曾在那里聚会,调侃着两个大老爷们同居的房子居然意外的干净整洁,他还私下跟慕堇讨论过黑人和童话究竟谁是那个隐藏的家务小能手。

谁都没想到答案会来得那么快。

他们都曾嫌弃过两人的密不可分,却也谁都没想过,有一天这两个人真的会分开。

忆旧年猜大概每个人都想过为什么这个小小的不足30平米的房间,会是那个最有迷惑性的梦境,他也清楚,谁都知道答案——因为这是最能让黑人沉溺其中的场景,因为这是真实发生过的场景。

可谁也都不敢想,有一天这个最后的庇护所也被识破,还有哪里能够容纳这个失去了一切的男人。

童话是最棒的造梦师,他要是还在的话,大概就能编织出谁也无法识破的梦境了。

但要是他还在,他们也不需要为黑人编织梦境了。

“可以准备下一个梦境了。”花舞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屏幕重新亮了起来,一人多高的电子屏幕上首先出现的是他们都熟悉的一张脸,他抬起手,想要和谁打招呼,手腕上缠着一圈细细的、编缀着铜币的红绳。

 

 

 


评论(24)
热度(17)
©谭五
Powered by LOFTER